1. <em id="d3umo"></em><th id="d3umo"></th>

          <dd id="d3umo"><track id="d3umo"></track></dd>

          <em id="d3umo"><acronym id="d3umo"><input id="d3umo"></input></acronym></em><th id="d3umo"><big id="d3umo"><video id="d3umo"></video></big></th>

          洞庭水殖“造假門” 細數洞庭水殖“四宗罪”

          時間:2020-08-20 16:41:53       來源:全景網

          頭頂美譽卻劣跡斑斑 細數洞庭水殖“四宗罪”

          一宗罪:養殖資產“水中月”?

          種苗基地 貨不對板?

          為了求證池塘里有沒有魚苗,記者隨機選取了20多個魚池,分別在每個魚池中連撒了多把餌料,結果發現,除了三四個魚池的水面上泛起了陣陣漣漪,顯示有魚兒上來吃食外,其余絕大多數魚池水面波瀾不興,連魚的影子都沒有。

          “誰叫你們不是領導!”常德市政法系統一位知情人士事后告訴記者,上級領導來檢查時,該基地就會緊急到市場上采購一批魚苗投放到基地里,展示一片“魚躍人歡”的喜人景象。

          同一資產 兩次注入

          在公司2006年股權分置改革中,洞庭水殖大股東泓鑫控股以向上市公司注入三宗養殖土地為對價,用于擴大水產品養殖規模,泓鑫控股聲稱注入的資產價值近億元。

          令人困惑的是,早在2000年洞庭水殖上市時,洞庭水殖第二大股東安鄉縣水產養殖總場,就將其所擁有的珊珀湖全部經營資產和負債折成股權注入上市公司了,怎么珊珀湖大湖資產在股改時又冒了出來?

          二宗罪:增發項目意欲畫餅圈錢

          去年年底,洞庭水殖提出定向增發方案,今年7月2日,公司對方案作了修改。發行價調整為不低于4.15元,計劃募資不超過4.88億元,募資主要投向收購安徽龍感湖等淡水養殖資產。記者通過比較公司以前類似的項目收購,發現增發項目不過是洞庭水殖向投資者描畫的一個香噴噴的大餅,其動機無非是畫餅圈錢。

          三宗罪:大股東關聯交易掏空上市公司

          巨額投資VS微薄回報

          2005年9月,洞庭水殖出手闊綽,一舉購買了湖南洞庭水殖置業公司“泓鑫城市花園”第一棟1—3層商業房產,建筑面積為9192.1平方米,收購價格為7799.71萬元,每平米均價達到8500元。對于這筆大買賣,洞庭水殖在事后的澄清公告中聲稱,一是價格合理;二是回報率理想%。事實又是怎么樣的呢?

          今年7月,記者再度來到“泓鑫城市花園”,向當地一些房地產中介了解相關情況。多位人士均告訴記者,如果是在當地房地產價格最高的時期,“泓鑫城市花園”裙樓第一層還勉強可以達到每平米8500元的價格,第二、三層的價格則往上逐層下降20%—30%。

          除了“泓鑫城市花園”收購敗筆以外,洞庭水殖作為二股東,與大股東共同投資的兩個房地產公司,同樣是只見資金出,難見利潤回。

          優質漁業資產遭置換

          實際上,洞庭水殖利用關聯交易向大股東輸送利益的伎倆早在上市初期便有跡可尋。湖南洞庭水禽開發公司,洞庭水殖在上市時持有其95%的股權,在2000年IPO招股說明書中,洞庭水殖對水禽開發公司溢美之詞不少。

          這應該是個很好的項目,但在2001年3月,也就是上市后第九個月,洞庭水殖來了個180度大拐彎,將水禽開發公司95%的股份所占凈資產額1752萬元與泓鑫控股所擁有的所謂精養魚池資產進行置換。洞庭水殖的理由是水禽開發公司是呆滯資產,必須得到處置。對水禽開發公司的資產評估價值更讓人生疑,招股書稱項目總投資1.14億元,全部工程預計在2001年初建成,為什么水禽開發公司95%的股份才值1752萬元,洞庭水殖是不是以跳樓價賣給了大股東?洞庭水殖有義務給市場一個說法。

          四宗罪:IPO募資打水漂造假上市嫌疑大

          從記者對洞庭水殖涉嫌造假的按圖索驥,以及一些知情人士的介紹,洞庭水殖存在造假上市的極大嫌疑。IPO前的西湖漁場和珊泊湖漁場的實際情況遠非招股說明書所描繪,至于控股子公司湖南德海制藥生產的“回春”牌增光片,其實際盈利能力在上市不久后已經露出馬腳。此外,洞庭水殖實際控制人羅祖亮以MBO模式,從常德國資委手中取得上市公司控股權,這中間都有著不少的“精彩故事”。

          最新快乐拼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