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d3umo"></em><th id="d3umo"></th>

          <dd id="d3umo"><track id="d3umo"></track></dd>

          <em id="d3umo"><acronym id="d3umo"><input id="d3umo"></input></acronym></em><th id="d3umo"><big id="d3umo"><video id="d3umo"></video></big></th>

          國美內斗:黃光裕身邊的三個女人爭斗

          時間:2020-08-20 16:54:28       來源:全景網

          小妹歸來

          黃秀虹接掌鵬潤時,國美面對的局面是:2008年末,國美電器應付票據及銀行借貸已達86.57億元,而當時現金流僅約為30.51億元,融資成為活下來的唯一途徑。

          而沒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黃光裕讓她代表黃家坐在這個位子上,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制衡陳曉,也只有成功實現對國美控制權的掌握,才能最終確立她在家族中的地位。

          因此,在陳曉推動內部變革之時,黃秀虹樂見其成。但掌握大局能力的欠缺,讓她有了一次也許是致命的失手。

          據國美集團內部人士透露,貝恩資本的最終入主,就是黃秀虹與國美管理層博弈之后的結果。一方面,國美的確急需融資;另一方面,她希望引入一個能夠制衡陳曉的新勢力。

          出于這樣的目的,她首先為確保黃氏家族的大股東地位,確定了30億元的融資額度。然后是投資機構的選擇。當時競逐國美的機構,遠不只貝恩一家,業內甚至傳出消息,私募股權投資機構KKR將與貝恩資本組成聯合財團進駐國美。但上述國美內部人士說,最終正是黃秀虹拍板決定,導致原本以顧問身份出現的貝恩資本一家勝出。而正是這一次草率的拍板,徹底推開了國美的“內斗門”。

          2009年5月,羈押中的黃光裕聞訊后,連發出兩封親筆信,信中措辭強硬、明確:公司缺錢,可以降低股權,但不能放棄控制權。這封信,固然是警示陳曉,更深層的內涵卻是表達了對黃秀虹的不滿。

          而另一方面,對于國美,黃秀虹也沒有拿到她希望中的控制權。

          黃光裕于2008年11月被抓后,國美立刻成立了陳曉、王俊洲、魏秋立三人組成的“決策委員會”,成為國美的權力中樞;而由黃秀虹與副總裁李俊濤、牟貴先、孫一丁等11人組成“執行委員會”,負責總部和全國各地分部的日常經營與管理。

          這樣的組織結構下,黃氏家族要實現對國美的控制,必須有人進入決策委員會,直接參與決策。黃秀虹出任鵬潤投資集團董事長后,一直在爭取以國美電器最大股東代表身份進入決策委員會,但直到國美宣布取消“執行委員會”,黃秀虹也最終沒能進入決策層,這成為黃氏家族眼下陷入被動的重要原因。

          而在黃家內部,黃光裕被捕后,被“放逐”了多年的黃燕虹重回家族陣營。黃秀虹的接連失誤,使黃燕虹有機會重新走上前臺。一方面,畢竟“血濃于水”,另一方面,這正是黃家內部權力洗牌的關鍵時期。

          2010年8月4日,黃光裕家族發出國美大股東動議,其中一條就是提名鄒曉春和黃燕虹為公司執行董事。其中傳達出一個明確的信息:不管用什么手段,遠離了國美近六年的黃燕虹已重獲黃光裕的認可與信任,重回黃家權力的核心。

          紛爭亂局

          共同的“敵人”陳曉,讓黃家姐妹暫時放下過往的恩怨,走到一起。在捍衛黃家權力的同時,也爭斗著,為自己的將來謀算?!饵S光裕真相》一書的作者李德林告訴記者,其實,黃家姐妹之間確實存在著內部奪權的情況,因為誰進入了上市公司,誰將來就更有控制權。而沒有進入的話,就只能在幕后。

          李德林介紹,在黃秀虹進入決策委員會的努力被陳曉打擊后,黃燕虹本有機會,姐妹攜手進入執行委員會,但她們最終沒有這樣做。另一方面,由于姐妹間的分歧與矛盾,2009年7月,陳曉的期權激勵方案出臺時,黃氏姐妹方寸大亂,各執一辭,最終導致了局面的惡化。

          2009年7月,陳曉團隊公布了期權激勵政策后,黃氏姐妹馬上表態反對期權激勵,措辭激烈,態度強硬。正是她們的強硬,給了站在利益蹦級臺上的黃光裕舊部們一個跳下去的完美借口。“王、魏二人,事實上是她們親手推到陳曉那邊的。”李德林這樣評價。

          一些細節透露出黃氏姐妹爭斗的內幕。

          記者在和黃家的發言人接觸時,他們經常使用的言語是,黃秀虹如何,黃燕虹如何,這是黃秀虹說的,那是黃燕虹說的。缺乏一個一致的面對外界的聲音。

          而李德林更告訴記者,曾被熱炒的黃家向大中借錢的傳聞,便是黃燕虹在和人吃飯的時候輕率地說出來的。“現在,她們每個人都在積極表明自己的貢獻,爭奪權力。不知道應該相信誰。”

          他向記者講起一個細節,黃家之前的公關叫王永征(音)。而王永征上任沒多久,卻突然借口家里有事,把工作移交給了一位賈姓人士,而此人和黃燕虹關系不錯。然而在杜鵑出獄前夕,王永征又重新回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被匆忙推上前臺的鄒曉春,更像是種種勢力爭斗中的棋子。李德林分析,鄒曉春被起用傳達著兩個信號:一是黃家依然相信職業經理人,另一個隱藏的信號是,黃家姐妹兩人誰都不服誰,于是鄒曉春成了她們共同平衡的結果。

          黃太太杜鵑就是在這種膠著的局面中,回歸黃家的權力大廈。

          杜鵑為何沉默

          8月30日上午11時,杜鵑在二審中被改判緩刑,支付了2億元罰金后,被當庭釋放。

          杜鵑的人脈資源、個人能力、在黃家舊部中的影響力,遠勝于黃氏姐妹。因此她的提早獲釋,被視為國美爭奪戰的一個轉折點,是黃光裕方面的一張好牌。以至于在杜鵑獲釋當天,國美方面突然反水,表示“去黃化”是媒體誤讀,一反之前的強硬。

          然而,在輿論一片看好聲中,杜鵑出獄后卻鮮有實效性的舉動,這與外界的預期產生了極大的落差。

          杜鵑為什么沉默?黃家又為什么沒有打出這張被期待的“好牌”?

          一切似乎和黃家另一股幕后的力量相關,這股力量同樣來自一個女人,那就是黃光裕的母親曾嬋貞。

          9月10日,一位與黃家關系極為密切的人士向記者透露,現在黃家矛盾重重,爭斗的雙方,不僅是黃家姐妹,還有黃母和杜鵑。

          “黃母與杜鵑不和已久,只是以前有黃光裕在,可以從中調和。她對杜鵑一直有戒備,現在不愿由杜鵑來主宰這次的事情。”據這位人士稱,黃母比較傾向于由自己,或是自己的家人來成為后黃光裕時代的領軍人物。因為“相對于自己的孩子,杜鵑畢竟沒有那么親近”。

          或許,相比國美控制權之戰,杜鵑現在更急需的,是在黃家重新站穩腳跟。

          知情人士稱,杜鵑被當庭釋放后即返回家中,其間黃秀虹短暫探望后離開,而黃燕虹并未露面。

          黃氏姐妹中,黃秀虹是與杜鵑站在同一陣營的。然而黃燕虹背后有一個張志銘,很微妙地改變了這種力量對比。之前黃光裕提名黃燕虹出任執行董事,多家機構均認為,與張志銘在背后暗中支持相關。

          張小平認為,黃家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缺少一個在資歷、能力上能和陳曉相抗衡的人來接管國美。而張志銘得到了多家機構的高度評價,其領導能力在黃光裕舊部中也頗受認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張志銘仍不愿或無法出山,一是雙方無法對往事釋懷,二是,也許黃家人也不愿意張志銘涉足此事。

          眼下,杜鵑的尷尬處境,和張志銘有些相似。

          對于后黃光裕時代的黃家,一個問題不可回避:誰代表黃光裕來控制國美?

          現在,共同的敵人讓她們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而一旦這一仗有了結果,為了爭奪對國美或是家族財富的控制權,內斗必然繼續。

          也許,對當年的恩怨,誰都沒有最終釋懷。

          也許,三個女人心中,都懷有更強烈的一較高下的欲望。(商界)

          最新快乐拼三张